• 季節
  • 主題深度遊
  • 天數5-8天
  • 人数個人
  • 文章性質遊記
  • 人均消費6000-16000

西藏平均海拔四千米,長大於「零海拔」香港,最高的大帽山才九百多米,到西藏最大的擔心是身體對高海拔會有多大的反應。

隨便一個山腳也3900米(@往羊卓雍錯的路上)

記得小時候看王喜到喜馬拉雅山,一直提到高山症多不舒服,那時候從未想到自己長大會經歷一次(長大了做了很多小時候不覺得自己會做的事,小時候的我坐時光機看看會覺得很神奇吧),而且是如此深刻痛苦的一次,純粹想紀錄下來。

有人覺得年輕能更快適應,但其實年輕人的需氧量較高,活動節奏或幅度大,高原反應(高反)會更大,反而老人需氧量低,在我辛苦得飯也吃不下的時候,就見過一群英國老人喝酒大聊也臉不紅耳不赤。也有人說肌肉男的高反會很大,有運動習慣的人需氧量大,自問不算運動型,但我的高反還是非常嚴重,所以也許還是沒有一個定律,靠點體質和運氣吧。

出發前的準備

出發前,我媽的朋友剛從西藏帶回來「紅景天」,也就是在西藏最常用來對付高反的藥材。用紅景天熬水喝了幾次,味道苦澀,非常難喝,所以沒把全部用完就放棄了。

Image result for 紅景天 藥材
紅景天(Photo from Internet)

從廣州到拉薩三天的火車中,我照三餐喝紅景天的沖劑,到後期和到達後都有以紅景天藥丸補助。到達拉薩後,很容易在藥局買到抗高反的藥。可是,吃這麼多藥,我的高反還是非常嚴重,所以這些藥效多大我無法證明。

高反初期

選擇以最慢的方式坐火車入藏,就是希望在車程中適應越來越低的氧氣量。在西寧站轉乘青藏鐵路的火車,車廂裡多了氧氣調節和供氧位置,也意味著即將進入高海拔地區。

有些人開始輕微頭痛,走廊上也不少人跑去吐,我卻是精力無比,還在床上稍微運動伸展一下,在那曲還興奮下車看雪。也許就是因為這幾下運動,在快到達拉薩前兩小時,我開始頭痛,但相比之前患有的嚴重偏頭痛,這點小痛還不算什麼。

高海拔,氣壓低,突然「啪」一聲,有些零食包裝爆開,其他的也漲成這樣,我的頭也漲了

到達拉薩後,頭痛嚴重加劇,從拉薩火車站走到公車站大約十分鐘,但我走了快三十分鐘,走得像樹懶,走走停停。到達飯店後,飯店的人很好的幫我拿行李上樓,畢竟單單上一層樓梯已經快要我半條命。

到達拉薩第二天,走上布達拉宮,臉色都變蒼白。穿衣服的風格就是把所有保暖、防曬的穿起,哈哈(@布達拉宮)

高反高峰時期

好好呼吸一下,晚餐到了就近的餐廳吃尼泊爾菜,高反讓我完全沒有食慾,聞到濃濃的香料味會覺得反胃。稍稍吃了幾口填肚子,就立刻沖去吐。但是,我頭痛經驗豐富(不是什麼值得驕傲的事),通常頭痛到一個無法承受的點就會連帶嘔吐的。洗熱水澡會增加需氧量和心跳加速,所以晚上不敢洗澡,沒有洗澡五天!!!

第二天早上,旅伴已經慢慢適應,我卻十分嚴重,心跳達一分鐘140多下。通常一兩天就能適應高反,但我到了第三天還是嚴重,在當地藥房再買了點藥。

在拉薩各處容易找到氧氣瓶,我曾經有想過吸氧氣,但有人說吸氧氣會像吸毒般上癮,吸下去那一下會很爽,從此容易依賴吸氧,所以我盡量忍住先不吸。五天沒有洗澡,做了五天樹懶,終於慢慢舒服一點。

高處才看到最美的景色,但這些樓梯在高海拔下成了大挑戰,兩小時來回。(@雍布拉康)

最辛苦是在珠穆朗瑪峰大本營(5800米)和納木措(4800米)(看這篇),天氣冷好像會讓高反嚴重。

第八天的行程到了珠峰大本營,海拔5800米,是旅程中最高海拔的地方。在帳篷裏雖然和暖,但每個人的臉色都十分蒼白,嘴唇和指甲發紫,晚上睡覺時能清楚感覺到自己的心跳,第一次發現一顆心原來能跳這麼用力這麼快,但這跳動讓人根本睡不好。

在珠峰大本營變紫的指甲,嘴唇也是紫色的(@Tibet)
在大本營師傅親自準備了藏粑和酥油茶,聽說酥油茶有點抗高反的作用。

適應高反後跳跳跳!

我算是適應得很慢,那就當作是我身體強壯需氧量大吧。到了後期,習慣了高海拔,去的地方只有3000多米,其實就能如常活動,以香港速度走路還是可以的,所以到西藏要多留幾天時間讓身體適應。

最後一天忍不住在海拔4000米來一張跳躍的照片,跳了三四次,沒事 哈哈,但當然還是不建議大家跳(危險動作切勿模仿)。

Instagram: @mandykmli