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季節
  • 主題深度遊
  • 天數9天及以上
  • 人数情侶
  • 文章性質遊記
  • 人均消費16000以上

當我在貝爾格萊德(Belgrade)機場落地時,我以為自己回到了啟德機場(在香港九龍城的舊機場)。

我從這個塞爾維亞(Serbia)的首都踏上了巴爾幹半島的土地,卻不知道是否身處歐洲。

巴爾幹半島,位處歐洲大陸東南部,西北邊是意大利及奧地利,東北鄰是烏克蘭,東南方是土耳其;半島三面環海,東臨黑海,南望愛琴海及地中海,西濱亞德里亞海;這樣的地理位置,註定它是歷來兵家必爭之地。

那一天黃昏,我看到塞爾維亞風雲變幻的天空。

巴爾幹半島,是個多文化、多民族、多宗教的地區,文化根深的思想、民族主義的堅毅、宗教信仰的虔誠,都是各方人民爭逐土地的原因;無疑,這裡的人民,都習慣了外敵內亂的歷史循環。

我走進波斯尼亞(Bosnia),首都薩拉熱窩(Sarajevo)被深山環抱,站在拉丁橋旁邊,似乎看到第一次世界大戰起源的真相。

巴爾幹半島,自古被多方文化洗禮:來自南面的古希臘文明,來自西面的神聖羅馬宗教,來自西北面的威尼斯經商手碗,來自東南面的鄂圖曼帝國伊斯蘭風俗,及來自東北面的蘇聯共產思想;這裡的文化,已經是在盤根錯節上生長成橫枝交結。

當我身處古城科托爾(Kotor),黑山(Montenegro)的山就在背後,這裡雖還經歷了巨大的地震,但卻從沒停止迎接從各方到來的商機,包括現代乘著遊輪登岸的賓客。

南斯拉夫(Yugoslavia),曾是巴爾幹半島的強國,鐵托(Tito)將軍,曾是這土地的強者;如今,南斯拉夫已一分為六:塞爾維亞、波斯尼亞及黑塞哥維娜(Bosnia-Herzegovina)、黑山、克羅地亞(Croatia)、斯洛文尼亞(Slovenia)及馬其頓(Macedon)(有說是七國,加上科索沃(Kosovo)),強者也已魂歸天國,鄂圖曼亦已退去,蘇俄或共產已沒能隻手遮天,巴爾幹卻回復了原本的支離破碎。

沿著亞德里亞海岸,我遊走在克羅地亞海邊的歷史古城:杜布羅夫尼克(Dubrovnik)、司碧(Split)、斯賓尼克(Sibenik),都想到了那套西劇權力的遊戲(Game of Thrones),以及誰也在爭奪的皇冠寶座。

說起歐洲,總認為是文明、先進、公平的象徵;但這裡,是否歐洲?

屬於前南斯拉夫的六國,仍然各走各路:

只有斯洛文尼亞及克羅地亞能加入歐盟;

只有斯洛文尼亞是歐元區國家,黑山和科索沃則自行單方面使用歐元,其他各國還保留自己的貨幣;

只有斯洛文尼亞加入了神根公約,與其他公約國成員取消了邊境管制,所以,在這六國之間過境時仍要邊檢,還不時要特別付費;

通行的語文還是歐洲別處不通行的拉丁語及斯拉夫語,不少的房屋還留下新鮮的彈孔,難民、毒品、走私、黑市也從這裡出入歐洲大陸。

這裡的人民,是否都希望,成為歐盟一份子?而歐盟內的那些所謂歐洲人民,又會否歡迎他們加入?

走到這裡,我卻想:或者,這裡的人民,如果可以選擇,都只是希望,能繼續是自己國家的人民,跟他們的祖先一樣,沒有改變的奢望。

我由斯洛文尼亞首都盧比安娜(Ljubljana)前往尾站克羅地亞首都札格勒布(Zagreb),旅程就此結束;在登機前的一刻,我還是以為,這裡不是歐洲。

這裡,是巴爾幹半島。

《完,但故事待續》

旅遊專頁:【 天涯旅客 】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WorldEndTraveler/

IG:https://www.instagram.com/sunnycktang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