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季節
  • 主題深度遊
  • 天數5-8天
  • 人数個人
  • 文章性質遊記
  • 人均消費6000以下

飛機落地的一刻我都不敢相信自己已經跨越了兩萬幾公里,由北半球飛到南半球。古巴濕熱的天氣一如香港,這算是一點安慰吧。


當我還沈醉在對古巴美女的幻想時,未到關口就被人截住。一大漢帶著濃厚口音:“Passporte, por favor”,未來得反應就已經將我手上的護照搶走。眼見他身上沒有海關制服又沒有任何證件,極度無奈又口震震地回句:“Que? ” 他望一望我本護照,再望一望我,我們兩眼相對,沒有一點火花。然後,他身邊的一位高級關員走過來,大漢說了一連串西文而我只聽到其中一個單字:“chino”。 “Are you Chinese? Hong Kong? Ok, go to line up there” 高級關員就放我過關了。


古巴由於被西方國家孤立的關係(美國為主),一切的物質都極為短缺。所以一有機會出國,古巴人都會大買特買,將生活用品帶回國內。機場拎行李的畫面多少似八十,九十年代羅湖關口的狀況。大包小包,上至電視冷氣機,下至衫褲鞋襪,每個人都推著一堆行李報關。


相信來過古巴的人都能夠感受古巴的“時差”。 由機場到Havana市區二十分鐘的車程,就好似穿越時光隧道,從二十一世紀回到上世紀六十年代,彩色的畫面一下跳到了黑白默劇。老爺車,殘舊的建築,共產式的公路,一切一切都絕對衝擊你對世界的認知。這一刻,手機上的移動數據已經悄然消失。

Welcome to Cuba

為求儘快與家人聯絡保平安(更重要是在IG上post相呃like),於是跟著民宿老闆的指示前去購買上網卡。一如其他封閉國度,古巴限制國民通信自由。手機能夠撥出接聽電話但要上網就必須到附近的無線網路點,諸如公園,大型場所以及酒店。外國遊客更加需要購買一張上網卡方可上網。


而初次購買上網卡的我可謂見識到古巴人獨特的排隊技巧。眼見像報攤一樣的國營電訊公司售賣處前有一群人站著,看似在排隊買卡卻又沒有一字排開的隊形,但每個人都似乎知道自己什麼時候入閘,一個到一個自動自覺上前買卡。可幸遊客不只我一個,硬住頭皮叫同行友人問隔離正在撩妹的外國型男後,方得知要買卡,首先要大叫一聲 “Ultimo?”(Who is the last?)。 然後認住排你前排的人,如果有人新加入,你也要回應他自己是隊尾。這樣新奇的排隊方式,實在令我懷疑人生,亦同時佩服古巴人對其他人的信任……

排排坐,為的就是上網。我懷疑這種是不是另類的社交活動?

@Trinidad, Plaza Mayor

#day1 @Havana